探访中国首个“5G+AI”全场景商用示范园区——张江人工智能岛

无人餐车为你送上美味午餐,“刷脸”吃饭,步道上,人工智能垃圾桶、智慧路灯、绿植灌溉“各司其职”,无人机在园区上空飞行巡检,河道中有无人船和水下机器人在监测水质……这是上海张江人工智能岛上的“常态”。图/文 高志苗 陈溯

现在的小双,除了见陌生人时会显得拘谨,一旦打开了话匣子,爱开玩笑,皮得很。

强棒天使棒球基地,就坐落在这里。

“他骂了我爸,说我爸在墙上挂着。我心里不高兴,就打起来了。”小双说。

小双只能跟着大伯生活。五岁时,大伯去世了,他便跟着二伯生活。

由于原生家庭的缺陷,这些孩子在来到基地前,性格大都比较顽劣。

“我以前老废了,真的是没出息。”

刚来基地时,小虎基本不识字。孙岭峰问他一加二等于几?小虎回答,等于三。孙岭峰又问,二加一呢?他摇摇头,说不知道。

“棒球这破玩意就是哄小孩的”

“心想我伯父可能是把我卖了”

基地会议室墙上挂着孩子们的照片。王昊 摄

因为棒球,这些曾经顽劣的少年,有了自己描绘人生轨迹的机会。

但很遗憾,小虎由于超龄没能上场,而胳膊有伤的小双出现了关键失误,他们最终输掉了比赛。

小虎说的电影是《42号传奇》,讲述的是美职棒大联盟历史上首位黑人球员,顶着种族歧视的压力证明自己的故事。

第一次看到小虎的时候,孙岭峰直拍脑门儿。“他来的时候就是一‘流氓’。家里没人管,天天在马路上晃荡。”

“刚过来的时候,心想伯父可能把我卖了,不要我了。当时我不想跟孙教练走,可他们把我抱上车,我一边踹门一边哭。”

2018年,由基地里孩子们所组成的球队,作为亚太区唯一一支代表,受邀参加了PONY世界大赛U11 Bronco组决赛。小虎和小双都随队去了美国,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国。

“一开始,我以为棒球这破玩意就是哄小孩的东西。后来看他们打比赛,特别激烈,玩了命一样。还有一部电影,也让我改变了对棒球的看法。”

小虎(左)和小双。王昊 摄

说起以前的“辉煌事迹”,小男孩们“不服输”的个性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。小双说,“你这都不行,我上人家房顶上,拿一块布,把人家烟囱堵了。”

这里的孩子们和其他孩子一样,爱玩爱闹。

基地的孩子们进行日常训练。李霈韵 摄

和小双打架的人,叫小虎。2017年,12岁的小虎来到基地,没多久就和小双动起了拳脚。

有一次小虎欺负了别的同学,学生家长抽了他一顿,他就把人家的车胎放了气。课堂上,小虎也是极闹腾的一个:“老师讲着课,我拿打火机点了炮仗往教室里扔。”

在小双还没出生的时候,爸爸就去世了。妈妈把他的双胞胎哥哥送了人,之后就再也不见了踪影。

在这个基地里,有68个棒球少年——最小的6岁,最大的15岁。几乎每个人的背后,都有一段辛酸的过往。

一个星期之后,以他们为主角的纪录片《棒!少年》将登陆院线。几场点映过后,目前《棒!少年》豆瓣评分高达8.8分。

孩子们的球衣。李霈韵 摄

小虎来到基地后闯祸不断,开始并不受欢迎。言语激怒小双,只是其中之一。

可内向的人,也有发火的时候。

小双今年14岁。2015年基地刚成立不久,他就来到了这里。

尽管开始百般不愿,但小双最后还是留了下来。时间一长,又有其他孩子作伴,他慢慢习惯了在基地里的生活。不过也许是因为经历,小双比其他孩子内向得多。

小双所说的孙教练,是基地的创始人孙岭峰。他曾是棒球国手,参加过北京奥运会。2015年,孙岭峰创建了这个基地,开始接收原生家庭有残缺的孩子。

小虎刚出生3个月,妈妈就被爸爸打跑了。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爸爸常年在外务工,奶奶眼睛不好,没有谋生手段,小虎便游荡街头。

基地里有专人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。李霈韵 摄

大家都在成长,小虎也在努力收敛自己身上的“匪气”。谈到棒球,他会和青春期的大部分男孩儿一样,心气儿很高。

整齐排放的脸盆。王昊 摄

《棒!少年》的导演许慧晶,曾讲过这样一件事:有一次回家,小虎爸爸带回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弟弟。之后第二天,爸爸骑着摩托车带着俩人出去玩,而小虎一个人在家饿了一天。

“咱们来的时候是白天,怎么到这还是白天?”对于小双和其他孩子,不熟悉的一切都很新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