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羊网评让文学闪耀战“疫”的英雄之光

【地评线】金羊网评:让文学闪耀战“疫”的英雄之光

2020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特定专项昨天发布。值得一提的是,本年度特别开设的“同舟共济,全民战‘疫’”主题专项,不仅将开设“抗疫故事”报告文学专栏,征集发表战“疫”过程中涌现出的优秀报告文学,还将大力组织有关重点作品扶持工作专项,推动书写万众一心、共同战“疫”中涌现的感人故事,弘扬奋勇战“疫”中的英雄精神。

没有人能否认盒马在这次疫情期间的表现。

好邻居的案例也能说明这一问题。

投资风格展望:核心资产持续发力 

菜菜说,在读研究生和本科的同学,积极和学校交流了现在情况,但学校的回复是只有休学,但有的学校可以把这学期的学费顺延到下学期,有的学校就不行。

第一类是线上转战线下的互联网企业。在这其中又有两种情况,to C端的生鲜玩家(包括前置仓模式的生鲜电商企业);以及“阿里新通路”、“京东零售通”为代表的想要通过技术打破传统零售经销商体系的to B公司。

“我们的工作签证失业期是90天,过期之后就不能返美,在美国就没有合法的身份。”如果工作没了,身份没了,房租还在交着,一堆事情没法处理,菜菜想到面临的一团乱麻,头很大。

科技兴国大环境下,创新、改革将成为资本市场乃至国家进步的关键。从内在来看,核心资产在盈利、创新、投资回报方面都领先A股市场,近半数核心资产股估值不足20倍;从外在来看,市占率、外资配置等方面都在持续提升。

同样面临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激增的,还有身处韩国的中国留学生。

很快,这一消息被盒马相关人士否认。该人士表示,所谓的“社区团购”和与餐饮企业“共享员工”相同,只是疫情期间的一个尝试。但随即,盒马就推出3万人招聘计划,仅一周时间,就已有6000员工在盒马上岗。

武汉女孩菜菜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出门了,每天紧张刷着疫情消息,倒数着自己的签证还有多久过期,心情在焦虑和自我安慰中反复起伏。去年12月底,从纽约大学研究生毕业后,她在当地找到工作,手持三个月的失业签,她选择回家过年,计划年后再去公司报到。

北上资金有望继续发力

“连锁零售企业必须依托数据,门店数量的增加往往伴随着管理成本的成倍增加。”多点Dmall合伙人刘桂海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2019年春节,美团买菜正式上线,竞争对手也由“盒马”变成了“每日优鲜”。同年4月,小象生鲜陆续关闭低线市场的5家门店,至此只留北京的两家“试验田”。不过,疫情期间,美团买菜同样出现订单激增,疫情之后是否能够延续这一势头,值得观察。

但并不是所有的大学都会统一安排隔离。罗勇所在的韩国中央大学,因为宿舍资源有限,允许从中国返韩学生居家隔离14天,“但暂时还没人来监管你是不是真的居家隔离了,所以主要还是靠自觉。”

过去一个多月来,需要返校的中国留学生,正面临着不同困境下,相似焦虑。被限制入境的,周转在第三国的曲线返校中;被滞留在封城内的,焦急等待转机的到来;在留学国居家隔离,则紧张关注着所在国增加的确诊病例数字……

——这个政策后,据澳大利亚教育部统计,滞留的中国留学生超过10.67万人。

2月17日开始,在汉阳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九月开始了被学校安排隔离的生活,按照学校的安排,从中国回去的学生,需要被统一安排隔离14天,“隔离的宿舍条件超级好,家电齐全,空间宽敞,而且尽量保证一人一间。”

盈利的紧迫性还来自另一个重要原因:在资本相对沉寂的当下,靠烧钱维生的企业已经无法持续。

罗勇的口罩也快用光了,一直在一家餐厅兼职的他,因为客人的极具减少,排班已经降到每周一天。眼下,学校还没开学,不用兼职的时候,他就待在家里不出门,“现在基本上在韩国的中国留学生,都不会出门,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病毒有多厉害。”

但在贺晓青看来,互联网巨头的参与仍未能改变中国传统零售业高度分散的基本格局,短期内很难实现跨区域的产业链整合、调配,处于探索期的新零售能否大幅提升传统门店利润,还有待时间考量。

从380只重点加仓股的市场表现来看,355只去年股价上涨,占比超九成,显示北上资金在择股上超高的胜率和收益率。

撇开疫情期间线上订单暴增,盒马是否有如此大规模的用人需求?

高价股数量上升的同时,个股走势分化也带动了低价股的增加。2019年末两市2元以下低价股的数量为56只,仅从年末数据来看,这一数量创近十年新高。

在韩国,首尔、大邱等城市的街头,民众排起长队买口罩。为解决口罩紧缺的问题,韩国政府从26日零时,至4月30日实施紧急调整口罩和洗手消毒液供应等措施,防止口罩大量出境。

核心问题:谁能真正实现盈利

对此,多点的选择是将整个的大系统分拆成若干模块。“我们2020年原本的计划是要大规模去推广Dmall OS系统,Dmall OS系统是针对大卖场的,其中又可以拆分为多个板块,比如有的用户只是接入了供应链系统。”

随着A股持续上涨,百元股数量也大幅增加,2019年末两市百元股数量已上升至43只,而2018年末这一数量仅有6只。贵州茅台去年股价站上千元大关。

“当时看前置仓发展得很快,我自己内心也不坚定,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,我依然认为,在生鲜电商的模式下,前置仓无法解决‘因SKU有限所导致的客单价低、损耗率高以及毛利率低’这三大问题。”

新零售究竟“新”在哪里?曾有业内人士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直言,“在盒马藏匿于门店之后的东西”。

市场表现来看,“数据宝核心资产50”指数2019年累计涨超62%,跑赢同期上证指数38.35个百分点。

是继续烧钱投入扩张地盘,还是向运营要效率尽早实现盈利?在经历了不计成本的探索实验之后,新零售已经到了比拼盈利能力的“中场时刻”。

2019年随着市场逐步回暖,以贵州茅台、中国平安、招商银行为首的一批核心资产股价接连创下历史新高。

“撇开疫情,整个新零售都必须回归商业本质,持续烧钱肯定行不通,企业必须保持健康的财务状况与商业模型,我们也需要在用户价值和股东价值之间做平衡。”王珺说。

但疫情打乱了盒马的计划。此前,盒马虽然犯了一些错误,不过这些错误很快在2019年得到厘清,用侯毅自己的话说,盒马是自己填了自己挖的“坑”,所以对于未来,侯毅与团队都是自信满满。

两年过去,“新零售”对传统门店的改造成果不尽人意。从高鑫零售刚刚发布的2019财报可以看出,虽其母公司净利润有所上升,但从历史数据来看,公司整体收入仍呈逐年下降的趋势。盒马也在不断夯实自己的传统零售基础。

此时,行业更需要一次“中场复盘”:过去三四年绕了哪些弯路?如何才能让新技术在各场景实现融合、落地;如何才能在技术驱动下实现盈利;如何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?

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似乎给整个行业的发展按下了“快进键”。特殊环境下,需求侧被改变、线上订单量暴增,使得线上线下的边界又一次被打破。

每到重大历史关头,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、立时代之潮头、发时代之先声,为亿万人民、为伟大祖国鼓与呼。而用文字记录还原这场防疫战的感人瞬间,讴歌英雄事迹与人性的光芒,给世人以镜鉴、启迪和思考,这是文学应该具备的功能,更是时代发展的必须。正因如此,刚刚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特定专项中,特别开设了“同舟共济,全民战‘疫’”主题专项,不仅征集发表战“疫”过程中涌现出的优秀报告文学,还将大力组织有关重点作品扶持工作专项,推动书写万众一心、共同战“疫”中涌现的感人故事,弘扬奋勇战“疫”中的英雄精神等。

“我们的水果都是精选的,商品品类也比较丰富,覆盖了大部分的民生所需,商品规格同时包含高端品与常规品。”王珺表示,每日优鲜目前在全国有将近300个商品买手,严格精选商品,推行标准化品控。

“曲线回校”:漂在他国的14天

“我们只想回去上学。”在网络的相关话题下,一位留学生的感叹,得到数千点赞。

北上资金持仓核心资产股市值稳步上升

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。”文学是时代前进的号角,是时代变迁的忠实记录者。

但所有人都明白,真正能够改变眼前困局的,仍旧是等待着抗疫局面的柳暗花明。

武汉蔡甸区火神山医院配套电力工程采取双电源供电方式,安装4台10千伏环网箱、24台箱式变压器,总容量14600千伏安,敷设电力电缆8公里。

在侯毅的规划中,2020年盒马原本就要加速发展。早前侯毅曾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2020年,盒马要加速对已经进驻的城市扩大覆盖面。”北京目前已有27家门店,侯毅彼时希望,盒马2020年至少能在北京开到50家,再新增进入城市1~2个。同时,盒马即将推出第八个业态,且“这个业态与生鲜相关”。

“现在很多生鲜电商都说自己毛利很高,但据我们了解,他们把物流加工成本算在商品成本以外。菜品哪怕只是简易包装,人工成本都会导致毛利锐减。”因此,侯毅决定暂停盒马小站。

另一位选择泰国中转的中国留学生坦言,这段时间,曼谷街头十几二十岁的中国同胞,八成都是中转曼谷去澳洲赶着开学的学生。

2018年12月,京东将业务划分为前台、中台和后台三个部分。在前台端,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与7FRESH合并,统一归王笑松领导。当时有分析认为,此举意味着京东旗下的两大生鲜业务板块终于统一。但好景不长,仅过了几个月,王笑松就被调离,本就发展缓慢的7FRESH被完全搁置,甚至传出要被“变卖”的消息。

2019年末A股总市值合计59.2亿元,较去年末提升15.8万亿,创近十年新高,其中科创板贡献8637.6亿元。2020年随着市场进一步复苏以及更多科创板公司登陆资本市场,A股市值有望续创新高。

中场思考:未来方向在哪里

“2015年底,消费者开始出现抢货的现象,但我们却无法在各仓之间进行货品调配。需要处理的关系也越来越多,其中包括店仓的关系、消费端与供应链的关系、线上与线下价格的关系。”于是,多点决定搭建全面的数字系统,这同样是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。

一场疫情将促使很多规则和认知发生改变。

另一方面,身处东京的赵言北和身处首尔的罗勇,都面临同一个情况:买不到口罩。

上证指数再次回到3000点整数关口附近,年度涨幅创下五年来新高,深证成指去年累计涨幅44.08%,领跑全球主要市场指数,创业板指、中小板指分别上涨43.79%、41.03%。各大指数均创下2016年以来的最佳全年表现。

“相比传统零售企业,互联网公司虽离技术更近,但却缺乏最起码的零售经验,”新零售专家鲍跃忠直言,“整个新零售还处在探索阶段,需要不断迭代。”

对此,刘桂海认为,还需要靠多点平台的“边际效应”。此外,物美的确通过多点重新回到了零售一线的地位,且从多点提供的数据来看,未来可期。截至目前,多点已与108个用户达成合作,其中伊利在多点2019年前三季度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200%。

380只重点加仓股中有62只2019年股价翻番,电子股为代表的科技股数量居多。其中韦尔股份以389.56%的涨幅排名榜首;次之为圣邦股份的380%涨幅;涨幅较大的还有福莱特、国联股份、中国软件等,涨幅均超两倍。

眼下,南半球阳光炙热的悉尼和往常一样,路上并没有人戴口罩,房东热情欢迎了珊珊的归来,“但是身边选择曲线回澳的同学差不多占了一半吧,还有一些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。”

在韩国留学的武汉姑娘晶晶,收到通知,包括她所在的中央大学在内,韩国所有大学开学时间从3月2日推迟到3月16日。此前,韩国副总理兼教育部长要求避免疫情下排斥中国留学生,韩国教育部建议尚未入境的中国学生休学或采用远程课程。

不过,这种情绪在她入境泰国后就逐渐平复了。在曼谷,她和同样要通过“第三国隔离”回美国的表哥一起每天待在民宿,在家庭群报平安,兄妹两人轮流做饭,14天的开销人均接近3000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疫情期间,每日优鲜、美团买菜、美菜等也加大了供应链投入,诸多玩家也加大了产地直采的比例。当然,与沃尔玛、家乐福这样的传统零售商超相比,生鲜电商在供应链端的搭建还需一定时日。

刘桂海甚至认为,相比阿里,多点Dmall更早就开始对新零售的模式进行探索。为了解决物流仓储的问题,多点2015年就在物美门店搭建了一个“电商小屋”,跟现在的前置仓如出一辙。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,纯粹的电商模式与线下门店的矛盾变得严重。

“电商发展很多年,唯一还没啃下的骨头就是生鲜。生鲜标准化程度低、运营成本高,客单价也难以提升。”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大中华区总裁贺晓青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在她看来,盒马算是第一个用“新零售”的方式跑出来的生鲜电商样板,也正因此,效仿者众多。

2019年3月,侯毅突然宣布要在京沪做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。所谓前置仓模式,即生鲜零售所采取的仓配模式,它的每个门店都是一个中小型的仓储配送中心。但数月后,侯毅又叫停了这一项目。

贺晓青就认为,疫情过后,整个新零售行业的洗牌会加剧,头部玩家的格局会得到进一步确认。面对加速竞争的局面,玩家必须不断反思并作出改变,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供应链的深化与零售基础的夯实。这背后的逻辑,就是通过运营效率的提升来尽快实现盈利。

“传统零售的利润本来就非常微薄,再加上到家的配送成本,就必须有更高的客单价做支撑,这也是盒马等生鲜超市定位中高端客户的原因。但这一部分用户本就有限,低线市场更是缺少对中高端门店的大量需求。”贺晓青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在她看来,生鲜商超集体“呛水”都在意料之内。

“我已经买了大半个月了,到处都断货,国内的朋友说能给我寄一点,但是目前东京的快递点,好多快递都堆着,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寄到。”赵言北听说,东京有好几所高校已经停课,她所在的学校,也将每天的上课时间缩短一个小时,以错过放学后的公共交通高峰期。

2019年4月,盒马的“加盟商”——“三江购物”发布业绩公告,更是暴露了盒马的盈利窘境。根据公告,盒马的坪效在1.2万左右,与此前盒马公布的坪效5万相去甚远。同时有媒体曝出,“永辉超市也对部分地区的‘超级物种’下达了盈利通牒”。虽然这一消息被永辉否认,但盈利显然已成为新零售企业绕不过去的命题。

很快,“新零售”进入一个瓶颈期。

盒马内部对运营模式的讨论也从未间断。值得一提的是,侯毅就曾在是否做“前置仓”的问题上摇摆不定。

同时,据外媒报道,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宣布逐步放宽对中国留学生的旅行禁令,允许部分中国高中留学生返回澳大利亚,湖北省外的11年级、12年级中国留学生将经审议后返回澳大利亚上学。

文学是时代的产物。把握和反映真实的大事件,时刻和国家、人民同呼吸,共命运,这是文学的属性,更是文学的历史担当。每个时代的家喻户晓的文学作品,都是那个时代生活和精神的生动写照,都具有时代的深刻烙印和特征。建国70年来,无论从《青春之歌》《红岩》《林海雪原》,还是到《创业史》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《山乡巨变》;无论从《乔厂长上任记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新星》,还是到《人世间》《蛙》《白鹿原》,都为人民群众传递英雄主义气概和理想主义精神,发挥了培根铸魂、浸润心灵的作用,为文学作品的时代性和永恒性的辩证统一做了有力的见证。

核心资产在A股影响力的增强不仅体现在市值上,其业绩影响力也在逐渐提升。截至2019年前三季,核心资产50股营业收入合计达到5.11万亿元,占全部A股总营收比重达到14.18%。

2019年10月,侯毅第一次以“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”的身份亮相两个月后,张勇以内部邮件的形式宣布了阿里新一轮组织架构的调整,侯毅开始对戴珊(花名苏荃,阿里B2B事业部负责人)汇报,其目的在于更好地打通“盒马、农村淘宝、智慧农业”这三项涉农业务线。而在此前,阿里体系内并没有谁能真正解决农产品大流通的问题,村淘更多承担的也是产品的下行,此时侯毅“接手”代表阿里的一个方向,盒马的业务与产品规划也会在此后更多改变。

华泰证券认为,2020年市场风格难极致分化,仍可在风格相对估值差中找机会。行业配置上沿5G周期顺序关注终端(电子)和应用(计算机),另外关注2020年景气向上的电动车的上游设备、中游零部件。

近期各大券商2020年投资策略密集发布,与前两年不同,各大机构对后市均态度乐观,“涨”声一片。在核心资产有望大放异彩的2020年,机构积极调整投资策略,布局科技+消费的投资组合。

截至25日下午4时,韩国累计确诊病例达977例,连日激增的确诊数量,17个广域市道均出现病例的扩散之势,让韩国政府痛下决心,打算采取“史无前例的强力应对措施”。

那么对于一直希望通过技术提升运营效率的传统零售企业呢?

据张文中透露,2019年底的多点“Dmall OS”系统已与物美之外的多个商家完成了系统的整体切换,且物美70%的销售已在多点APP实现。

此外,传统零售与互联网企业的逻辑不同。一般情况下,传统电商一个城市只有一大仓,但线下零售则更多运用多门店的分布式仓储,这也是多点想要搭建“分布式电商”的原因。

2019年沪伦通开启,A股先后纳入MSCI、富时罗素等重要国际指数且权重不断增加,A股国际化进程进一步加速,外资在A股的话语权大幅提高。

选择休学,面临着毕业的延长和租房等巨额的经济损失;选择入学,承担着周折抵达的忐忑或是困于眼前的滞留。眼下,各国的学校,也开始着力将疫情的影响降到最低,有延长开学日期的,也有准备网络授课的,有老师和校方给学生发来慰问邮件,也有学生联名向学校提出申请。

未来随着A股进一步走向国际化,外资投资偏好将会对A股产生更深远的影响。

“数字化的方向本身没有错。”在陶冶看来,当下企业在追求数字化的过程中更多需要考虑的还是“度”和步调的问题。无论是传统实体企业向上转型,还是传统互联网企业做线下实体探索,零售的经营本质都不会发生改变。

事实上,极力减少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留学生群体,还包括校方。

卫哲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前置仓在生鲜电商的语境下,有一条“35元”生死线,如果客单价不能达到这个标准就不能盈利,“目前还没看到哪家生鲜电商企业的‘单仓效率’能真正跑通”。

外资影响力的提升和股市的两极分化将引领市场投资风格的改变。2019年核心资产行情开启,并有望在2020年持续发力。北上资金2019年胜率高达90%,已然成为A股投资的风向标。

在侯毅看来,变革是长期渐进的过程,而这样的改变也早已不局限于零售模式,基于消费端的改变,整个商品结构也在发生变化。

推广:猎云银企贷,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。比银行更懂你,比你更懂银行,详情咨询微信:zhangbiner870616,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。

与阿里巴巴相比,京东的优势在于强有力的物流体系。在生鲜领域,京东1小时达与次日达的到家服务尤为关键,然而京东7FRESH却因内部的频繁变动难以理顺。

“出发前,我的思想斗争还挺厉害的,那天晚上甚至还睡不着觉,主要是比起上学什么的,以及会产生的经济损失,我更担心的是感染病毒。”珊珊曲线返校的原因,是澳大利亚方面2月1日宣布的入境禁令——除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及其直系亲属,从当天起禁止从中国大陆地区赴澳的所有旅客入境。此后,该国将禁止延长2次,下次到期日为2月29日。

新零售真正实现盈利,恐怕尚需时日。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,线下零售企业本身就是高现金流,企业在数字技术上的投入短期内很难看到成效,这也是之前一些传统零售从业者对于新零售不太感冒的原因。

各大指数创四年来最佳全年表现

就在湖北之外的大部分留学生摇摆于“曲线返校”和办理休学时,滞留于封城之内的留学生,仍在焦虑等待一个转机。

在曼谷的一家民宿宅了14天后,2月20日悉尼时间上午10点半,新南威尔士大学研一学生珊珊终于落地悉尼机场,此时,学校已经开学一周。

科技巨头占据高价股半壁江山

从加仓幅度来看,2019年北上资金共对380股的增幅超过1个百分点。其中,北上资金最新持有韦尔股份15.84%,持股比例增加15.84个百分点,排名第一;持股比例增幅较大的还有华测检测、祁连山,增幅分别为13.48和12.49个百分点。

在东京,中国留学生赵言北坦言最近“有点焦虑”。2月25日晚上,她在聊天时告诉朋友,自己还剩下15个口罩,如果在口罩用完前,还没能买到新的,就要向学校申请回家待着了。

随后,在澳官方新闻发布会上,新闻发言人提出了一个看似折中的方案——中国籍游客在第三国待满14天便可入境。

与此同时,个股走势分化,高价股和低价股数量均创阶段高点。市场表象变化的背后,机构力量也在生变,外资在A股的话语权逐年增加。

未来,随着A股进一步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企业内生增长能力对公司成长的重要性与日增强,核心资产多为细分行业龙头、具有护城河效应,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成长并引领行业发展的潜力更大。

“但走在东京街头,整个街道和以前完全一样,热热闹闹的,其中,戴口罩的大概有一半左右,我们估计都是中国人。”这样的情况,让赵言北有点焦虑。据日本放送协会(NHK)报道,截至当地时间25日晚8时,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增至861人,“但身边大多数日本人都觉得这跟普通流感一样,得了病也治得好,没必要太影响生活。”

赵言北是东京早稻田外国语学校的学生,按照学制,在12月底的假期后,她们从1月9日开始上课,直到现在。1月底2月初,国内疫情形势最严峻时,她开始进出佩戴口罩。到半个多月前,学校开始要求中国回来的同学,需要居家隔离14天,且正常的上课期间,老师和同学都需要戴口罩,在校园里,关于新冠肺炎的防疫知识海报开始增多,每层楼都配备消毒液。

封城之内:期待能分批有序离开

2019年,物美与多点Dmall的组合收购了麦德龙中国,不由得让人们重新审视这个沉寂数年的传统零售巨头。在亦步亦趋数年后,传统零售企业“自下而上”的力量开始凸显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新零售是利用数字技术提升传统零售的运营效率。互联网企业想要成为传统零售的“水电煤”,关键在于打通企业底层的核心数据。但现阶段线上企业对传统零售的参与,仍以探索、实验为主,且互联网企业“跑马圈地”的流量思维,在传统零售“重毛利”“重运营效率”的逻辑下似乎难以为继,整个行业站在了十字路口。

“相当于这学期的学费白交了,还有房租这些。”而相对于学生,菜菜这种手持失业签注的情况更棘手。和即将入职的公司沟通后,他们发现即使延长入职期限,但新人入职必须在美国入境后才行,和美国当地移民局沟通后,也发现要延长签证时间,以目前的情况很难办。

此外更重要的,盒马门店的背后是巨大物流中心。“仓店一体”的模式,使得盒马具有流水线一样的店内物流,分秒更新的电子价签背后,也对接着智能化的数字系统,以保证线上线下库存、价格的统一。而这一切都因为盒马有着强大的互联网基因。

在每日优鲜合伙人兼CFO王珺看来,除对供应链的打磨,新零售的玩家们在未来还需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对产品端、需求端的打磨。在他看来,这也是每日优鲜的客单价高于行业其他玩家的原因。

尽管“疫”情终会散去,但万众一心、共同战“疫”中涌现的感人故事却会永远留在许多人的心中。笔者真心希望,作家们在中国作家协会的扶助下,真正祛除浮躁心态,切实深入基层一线,去打捞聆听群众的声音,捕捉抗“疫”中闪耀的人性之光,努力做到“笼天地于形内,挫万物于笔端”,用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讲述战“疫”中的感人肺腑的故事,描绘出直接人们灵魂的作品,铸就出文学的丰碑!

2017年11月,阿里用224亿港元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.16%的股份,随后,双方将以大数据和商业互联网化为核心展开合作。一个月后,腾讯以42亿元持有永辉超市5%的股份。自此,AT似乎也在新零售领域开始了分庭抗礼。

“今天的超市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卖场。”在他看来,企业必须要搞清楚消费者的真正需求,并不断去思考,究竟应该如何通过技术去构建最好的服务体系,更多基于需求端对零售企业进行重构。

2018年10月,小象在常州三店同开,几乎与此同时,小象生鲜时任负责人姜跃平离任。随后,陈亮接手美团大零售业务,人士变动的背后往往意味着业务战略的调整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很长一段时间内,“新零售”依然会像是砸向牛顿的那枚“金苹果”,战事行至中场,未来格局仍不明朗,但变化已经悄然发生。

“现在各领域to VC的心态都太重了。”在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看来,从O2O到共享经济,都过于看重用户体验。“生鲜电商企业在发展初期,恨不得连一根葱、几个鸡蛋也送,用户体验是很好,但牺牲了效率。”

“生鲜电商的确具备很强的流量价值,但这个流量到底有没有能力变现还需要考量,我们也希望能够找到解决方案。”侯毅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。

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,截至今年三季末,包括以QFII、RQFII和陆股通渠道进入A股市场的境外投资者合计持有境内股票资产总市值1.77万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53.56%。外资持仓市值占A股总市值的比重为3.25%,较上年末增长了0.59个百分点,仅次于险资和公募基金,是持仓规模第三大的专业机构投资者。

另一家在新零售步履蹒跚的是美团旗下的小象生鲜,但与7FRESH相比,美团算是及时止损。

让文学闪耀战“疫”的英雄之光,让英雄的事迹穿越漫漫时空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强大精神文化支持,是文学的责任,更是文学独有的荣耀! (金羊网 文/樊树林)

但贺晓青相信,经历了这次疫情,几乎所有企业都会去研究如何提高自身的运营效率。“比如我们看到,盒马也在反思小包装产品与散装产品的占比,在不同场景下,餐饮的占比也需要调整优化。这些都是非常细致、需要下苦功去解决的问题。”

技术带来的效率提升,能否与投入的成本打平?也就是说,新零售能否真正实现盈利?

“实际上生鲜超市本身就是培育期较长的项目,”一位盒马某大区原负责人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这意味着,企业要给予更多的耐心和支持,“一般而言,开一家盒马门店要投入3000万成本,第一年又会有几百万的亏损。”

如果说,赵言北和罗勇担心的是当下的日韩防疫举措,那么,一大批澳洲留学生,则是周转在回程的路上。

庚子年的这个春节,注定会给每一个中国人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。一声咳嗽推开了2020年的大门,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与蔓延,受到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。为了捍卫国家的荣耀、城市的尊严、山河的无恙和人民的安康,无数的医护人员和广大基层干部日以继夜坚守在抗疫一线,用生命和热血构筑了一道防线,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英雄赞歌。众志成城、抗击疫情成为了共和国特殊时期的宏大叙事,而那一个个守护生命的天使也注定会在历史的星空上闪烁。

2016年1月,盒马第一家门店在上海金桥落户,成为“新零售”发展的重要注脚。当时的背景是,传统商超受到电子商务的影响连年低迷,同时互联网也遇到了流量的瓶颈。

从外资构成来看,北上资金的疯狂“扫货”贡献了2014年以来几乎全部外资流入的增长。当前北上资金持仓市值已超过1.43万亿元,2019年持仓市值增幅高达114%。

2月15日晚间,盒马总裁侯毅在朋友圈发文称:北京下雪、武汉封区,盒马将突破原来的配送模式,改成社区团购。这是否意味着,此前宣称不做前置仓、生鲜小店与社区团购的盒马,要打破承诺做社区团购了?

市场展望:两极分化持续

事实上,对于入境政策类似的澳大利亚、新西兰、美国、加拿大等国,摆在留学生面前的选择并不多。有人因为觉得去第三国“漂”14天太过冒险,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,无奈选择休学,而后承担毕业延长和房租等损失;有人选择了签证容易的泰国、马来西亚,或者是滞留时间较长的迪拜等国,尝试“曲线复学”的入境策略,而承担的是不知最后是否成功的心理压力。

刘桂海认为,不论线上线下,企业在搭建数字系统的同时,总会出现两个极端。

投资组合展望:科技+消费最受青睐

回家的第三天,武汉封城,直到现在。菜菜加入了一个微信群,里面的100多人大多在北美留学,或者是在当地工作的,为了能尽量避免休学或者是失业,他们一直进行着各种努力。

“要么只是做一个特别基础的版本,具有通用性,但没有办法适配在更多品牌门店。要么就是做得特别深,希望千人千店,但并不具备通用性,且投入成本极高,可能‘千人十店’就很好。”

“去泰国时,在机场过安检非常严格,生怕有人是疑似病例,我第一次出国是哭着过安检的,毕竟在那种氛围下,还是想回家,越长大越不喜欢冒险。”在飞机上,珊珊一直在流泪,问空姐要餐巾纸擦鼻涕时,空姐很紧张,“可能她内心很害怕我得了肺炎吧。”

中信证券认为,A股将迎来2至3年的“小康牛”,并给出了详细投资路线,预计一季度市场有一定调整压力,应坚持以低估值板块防守;二季度指数上涨空间有限,但TMT、消费将领涨,市场活跃度较高,赚钱效应比较明显;三季度TMT和消费行情将分化,建议季末逐步切换风格,增配工业与金融板块;四季度超配工业和金融等权重板块。

2019年科技股“C位出道”,成为了市场最耀眼的明星,根据各大券商的预测,2020年科技股有望继续成为市场主角。在科技股的带领下,创业板指数去年大涨超40%,千亿市值个股数量激增。

当前上证指数还处于3000点附近的历史相对低点,从北上资金去年末持续、大幅流入A股来看,2020年北上资金继续大幅加仓A股的可能性极大。毕竟处于相对低点的A股属于低估资产,安全边际高,相比其他全球主要市场仍具一定优势。

2月19日的下午,珊珊乘坐马来西亚航空,于次日上午11点半顺利入境悉尼,在入境时,确实是人工过关通道,但是海关管理没有那么严格,也没有测量体温,就问过去14天有没有在中国大陆,“然后我说没有,就让我过了。”

监管趋严机制下,小市值公司数量同样有所增加,2019年末10亿元以下公司有10家。而2018年末仅有6家。在价值投资理念的引领下,A股强者恒强已成趋势。

第二类就是主动求变的传统零售企业,如物美的创始人张文中二次创业建立多点Dmall,永辉超市积极布局的“永辉云创”。

“铁肩担道义、妙手著文章”——文学绝对不能只是卿卿我我、你侬我侬,作为一个作家需要担当起为时代和民众鼓与呼的使命,必须直面历史的重大事件和社会现实,唯此,你的笔触才能产生“春风化雨”的作用,才能创作出合乎时代要求的精品力作,才能给人以真善美的熏陶和人生的领航,才能为国家民族的发展贡献力量。

而就读于莫斯科国立鲍曼技术大学的武汉人王琼,已经开始在家学习新学期的课程。俄罗斯自莫斯科时间2月20号零时起,禁止包括持学习签证在内的中国公民入境。但针对因为新冠疫情被滞留的学生,俄罗斯的许多高校已经做好为其提供远程教学的准备。

在多重政策利好及各路活跃资金的共同助推下,2019年A股赚钱效应较过去几年明显增强。

百元股数量的激增与科技股的崛起密切相关。2018年末时,两市尚无百元科技股,当前科技百元股数量已高达20只,科技股占据了高价股的半壁江山。目前,两市股价最高的科技股为今年6月份上市的次新股卓胜微,最新收盘价为410.37元,较发行价上涨了近11倍。

数据宝统计显示,2019年北上资金买卖总额为9.76万亿元,同比增长1倍有余,北上资金交易活跃度大幅提升。从成交方向来看,北上资金去年全年净流入3517.43亿元,同比增长19.55%。

国金证券认为,整体来看,2020年A股机会远大于风险,预判A股走势由“反复筑底”到“结构牛市”,三条投资主线可重点布局,科技创新方面看好2020年“5G产业链、智能手机产业链、VR虚拟现实以及新能源汽车”;“消费升级”方面可关注化妆品、医疗美容服务、教育等;价值方面看好高分红价值蓝筹股。

年中,数据宝通过上市公司的市值业绩规模、行业地位、公司治理水平等指标筛选出了投资价值较强的50股作为核心资产组合。

“但在传统零售转型的过程中,我们始终缺少一个领军人物。他要有能力重新来构建新的商业系统。跟全球相比,中国的传统零售至少落后了20年,从产品、从对消费者的研究来看,我们的差距仍是十万八千里。”侯毅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从感官来看,盒马鲜生与传统商超不同,在超过4000平方米的店铺中,设置了超过30%的餐饮区域,“生熟联动”的模式也被看作盒马能够拥有“高客单价”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曾有业内人士向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,一些互联网企业研发的系统根本无法落地。在好邻居CEO陶冶看来,传统零售企业更了解自身需求,互联网企业在搭建数字系统的过程中,必须与零售业主一样,时刻“扎根”在线下,如果难以做到,主动权还需给到门店。

“数据宝核心资产50”成份股2019年整体市值提升近4万亿,为全部A股贡献了近三成的增量市值,下滑股仅有3只。市值上升超3000亿的有贵州茅台、中国平安、招商银行及五粮液。

侯毅的观察从另一个角度暴露了新零售的另一大问题——对于零售运营效率的提升,数字变革是否有效。这直接决定了新零售企业能否实现盈利,显然是一个核心问题。

早在上世纪80年代,7-ELEVEn就导入了自己的ERP系统;1987年,沃尔玛成功发射全球第一颗商用通信卫星,对4000多家门店所有商品的进销存信息进行统一管理,这样的技术比起现在的“新零售”似乎并不逊色。

2019年A股千亿市值俱乐部急速扩容。证券时报·数据宝统计显示,2019年末跻身千亿市值俱乐部的A股公司达到84家,同比增长57%,逼近2015年5178点时千亿市值公司的数量(89家)。工商银行以近1.6万亿元的A股总市值蝉联市值榜首,贵州茅台市值年内突破万亿大关,成为万亿市值俱乐部新成员。

在疫情期间,便利店比传统零售商超受影响更大,但好邻居自主研发的智慧系统“Xbrain便利店”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好邻居做出快速反应的空间。“整体来看,虽称不上盈利,但营收暂能打平全部门店投入的成本。”好邻居CEO陶冶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2月25日,菜菜和群里的留学生一起,联系上武汉市外事办。他们很能理解眼下抗疫形势的艰巨,“封城之后,我们都一直都积极响应各项号召,自觉居家隔离和科学防护,一个月来大家都保持身体状况健康,只希望出台相关措施能够让大家分批有序离汉,到第三国隔离14天,再返美学习和工作。”

蒙眼狂奔:绕了哪些弯路

实际上,盒马就一直在着眼于整个供应链路的研发投入。

一直以来,新零售的玩家大体可分为两类:

身处国外:“有点焦虑”

2018年1月,京东旗下生鲜超市7FRESH正式营业,彼时的京东刚完成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,原集团CMO徐雷成为仅次于刘强东的二号人物。王笑松调任京东生鲜事业部,全面负责7FRESH项目,直接向徐雷汇报。这样的人事任命足以彰显京东发力生鲜业务的决心,此前王笑松曾为京东在3C业务上攻城略地。